<th id="tnxtn"></th>

                1. 首页
                2. 微博

                纪委官员微博叫板县委书记

                  “我这种人被有些人看成‘不讲政治’,但这是他眼中的‘不讲政治’,?#26131;?#24049;认为我是一个很讲政治的人。”

                  “我对长沙县委县政府及县公安局部分领导的评价是:丧尽天良,泯灭人生。?#27604;?#20204;不敢相信,这种公开痛骂党政机关某些领导的言论,竟然出自一位省纪委干部的微博。

                  这种刺激的事情确实发生了。发这微博的人网名“御史在途”,实名认证的身份是“湖南省纪委干部陆群”。毫无疑问,这位纪委官员的直言无忌让很多自认为了解中国官场的人感到匪夷所思,仿佛他是天外来客。

                  作为一名纪委干部,陆群通过微博以及传统媒体的公开监督,给长沙县施加舆论压力,而长沙县则?#28304;?#32479;的方式,向陆群所在单位及其领导反映问题,希望通过体制内的力量,让陆群收手。“公开监督”撞上“组织程序”,背后的较量和台面上的叫板同样激烈。一位网友戏称,长沙县是向领导“告状”,而陆群则是向舆论“告状”。

                  “两条腿”走路, 找县委书记“捞人”

                  让陆群和长沙县公安局过不去的,是发生在2011年4月11日的一件民工?#20013;?#32416;纷。来自陆群家乡的数十位民工在长沙打工,为讨要工钱与工地发生纠纷。在双方谈判过程中,发生了民工拉闸断电、阻挠施工的行为,长沙县公安局暮云?#27801;?#25152;接警后出动防暴警察,将15位民工带到?#27801;?#25152;,将数名民工被行政拘留。

                  身为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的陆群,此前曾有多次帮助民工?#20013;?#30340;经历,但这次他关注的并非?#20013;剑?#32780;是长沙县警方出警处置的方法。

                  4月11日上午10时多,他第一次在微博上称,“刚接到投诉,长沙县公安局暮云?#27801;?#25152;对?#20013;?#27665;工大打出手。”后来,他才知道,在老家当村支书的哥哥因为前来参与调解也被抓进去了。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陆群和他的哥哥,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亲密。直到被抓,他也没有和陆群联系。陆群后来为此把哥哥臭骂了一通。

                  事实?#24076;?#38470;群从一开始就采取体制内、体制外力量两条腿走路的策略。他接着发了多篇微博,详细描述了民工被打的经过。同时11日当天,他给长沙县委书记杨?#21442;?#25253;告了案情,杨?#21442;?#32473;他的回复是“一定依法秉公处理”。

                  民工被拘留后,陆群选择寻求媒体帮助,根据他多年和媒体打交道的经验,“发生了公安抓民工这样的严重事情之后,通过曝光引起舆论关注更有利于解决问题”。他承认当时的第一动机还是要把这些人“捞出来”,但目的并没有达到。

                  4月14日凌晨一时,陆群再次发微博,吁请长沙县委书记杨?#21442;?#25958;促公?#19981;?#20851;释放被无辜关押的民工,给何太雄等重伤民工疗伤。包括“尹默三”等在内的网友和记者们在事发当晚便向长沙市公安局和市委有关领导汇报。长沙县表示,将由长沙县公安局、长沙县纪委联合展开调查。

                  4月15日,长沙县公安局通报称,民工因不合理诉求“扰乱单位秩序”。4月26日,长沙县公安局的一份情况说明再次确认结论,其中对于警方是否殴打民工只?#27835;刺幔?#32780;被拘留的民工也直到拘留期满才被释放回家。

                  这一结论让陆群十分失望,他说长沙县“由县公安局和县纪委组成调查组,态度比较端正,但是结论不客观”。?#29992;?#24037;的描述中,他发现,“民工们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也不是傻子,调查过程中,当民工控诉公安暴行的时候,调查组的人就在抽烟,讲到其他事情,他们就开始用笔记起来了,这还不明显?”

                  对方“告状”:“对县委书记出言不逊”

                  但真正激怒陆群的并非这份匆忙出炉的“情况说明”,而是6月底长沙公安部门因为陆群发微博向他所在单位的领导汇报了此事,陆群称之为“告黑状”。汇报内容中有一条称“对县委书记出言不逊”。这条“罪状”源自4月13日他说过“事前我向长沙县委书记杨?#21442;?#21516;志报告了此事,令?#31227;?#24868;的是,不但没引起重视,还给民工带来了更大灾?#36873;薄?/p>

                  从4月份?#20004;瘢?#38271;沙县与陆群?#28216;?#30452;接交流,双?#35762;?#21462;的策略也大相径庭。陆群通过微博以及传统媒体,公开向长沙县施加舆论压力,而长沙县则通过内部途径,向陆群所在单位及其领导反映,希望事情安然解决。

                  几个月后,“组织程序”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长沙县迟迟没公布对“警方处置是否得当”的调查结果,陆群不但没“闭嘴”,言辞更加坚决、激烈。

                  7月1日,陆群在微博上公布了长沙县公安“勾结无良建筑商,制造伪证、隐瞒真相、销毁罪证、混淆视听”的部?#31181;?#25454;,其中包括被打民工何太雄与工地负责人的通话记录以及部分媒体独立调查的结果。

                  几个月前,民工们曾要求长沙县公安局调查这个通话记录,但公安说“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陆群称部分警察“不是人民公安,是人民公害”。

                  陆群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他?#23478;?#32463;?#20826;?#35832;如?#26696;?#23616;某些打着人民旗号的党员干部、‘人民卫士’,与他们经常面对的犯罪分子有什么区别”这么?#28895;?#30340;话了,长沙县有关方面依然没有与他直接接触。一组组合拳打到了棉花上。

                  陆群与形形色色的被监督对象打过交道,此类情况还极少出现。仅最近半年,陆群就多次通过微博和媒体为民工和?#25103;没?#35752;公道,多数都获得正面回应。

                  就在10月20日中午,他还为一个?#25103;没?#34987;拘留的事情,以一名普通网友的身份,给一位即将提任省委常委的市委书记发了两条言辞比较激烈的短信。不到三?#31181;櫻?#36825;位书记打电话过来解释沟通,?#25103;没?#38543;后也被释放。陆群说,这位书记关注民生的情怀和谦恭的态度还是令人起敬,“长沙市某厅级县委书记在这个问题上交出的是白卷”。

                  激?#19968;?#29190;的攻防战

                  从7月到10月,陆群外出学习,暂时放下了与长沙县的纠葛。

                  10月20日上午9时21分开始,陆群在微博上提及发生在长沙市雨花区的一起拖欠民工工资案和扣押外地货?#30331;?#35784;案,案件受害者向警?#35282;?#21161;而警方都“不予理睬”。网友的回应再次勾起了陆群的怒气。他决定,“长沙县公害?#31181;两?#26410;公开调查结论,我将继续抨击。”

                  一个小时后,陆群正式“开火”。他言辞激烈地说:“类似事件,在共和国历史上也十分罕见。这条微博被转发接近7000次,评论超过2000条,引发的关注令陆群也始料未及。

                  纪委官员陆群和长沙县再次发生“攻防战”,其激烈、火爆程度超过了数月前。他说:“如果经公正调查证实民工诉求不合理,我立?#21019;?#32844;以谢天下。请问长沙县委书记杨?#21442;?#21516;?#23613;?#20146;自部署诱捕民工的长沙县公安局长曾卫国敢说‘如果这些民工的诉求合理,我立?#21019;?#32844;以谢天下’吗?”一时在网上传为名言。

                  支持、反对两方面的不同声音,迅速传来。就在记者采访的近两个小时里,“御史在途”微博上收到的?#21483;啪统?#36807;170条。仅10月24日一天,陆群就收到了近500条手机短信,几乎全是支持和鼓励的内容。

                  湖南省某局人事处处长的短信说:“向老弟致敬,我永远支持你,爱你!”而该局副局长的短信则很简单:“兄弟好,给力!”湖南省某厅一位处长则在短信中表示:“谨向我敬爱的战友、?#39029;?#30340;共产主义战士表达我由衷的?#21254;狻!?/p>

                  陆群称,支持他的力量远不止这些,有一些力量不方便透露,“我们之间没有利益关系,只有他们对我的信任和尊重。”

                  但对“御史在途”的做法表示反对的网友也不在少数,反对的理由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这种做法自曝?#39029;螅?#24433;响纪委形象;二是怀疑他是因为有哥哥被抓才参与其中,包藏?#21483;模?#19977;是认为民工拉闸断电已经违法,不应得到支持。

                  此外一种质疑声:时值各地党委换届,怀疑他受人暗?#23613;?#27585;人前程。陆群说,这件事自己确实欠考虑,慎重一些可能更好。不过他后来发现,杨?#21442;?#24182;不用考虑换届的问题,因为长沙市的换届工作已经结束。

                  “向省委反映情况” 与“领?#32487;?#35805;”

                  来自长沙县的压力?#27425;?#35265;减少。10月23日晚,长沙县再次到省委反映情况,陆群第一时间就接到了省委朋友们的通报。他表示,长沙县反映的内容无非是“丑化我的形象,突出我和民工的特殊关系,说我说话没有根据,极力?#31209;?#27665;工的问题”。

                  方方面面的领导?#37096;?#22987;找陆群谈话。陆群说,领导们主要是提一些建议,认为我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这样做不利于个人成长,也不一定有好效果。“他们并没有强烈反对或者制止我,只是建议我不要在网络上说这些事,网络是双?#34218;#?#20260;人?#19981;?#20260;己,还是要想办法和长沙县坐下?#21050;浮!?/p>

                  他拒绝了谈判。“谈话的大门已经被他们关上了。还有什么可谈?”

                  在他看来,当他在微博上说狠话后,长沙公安不是找他沟通,而是抛出说民工诉求不合理的“情况说明”,明摆着就是针锋相对,想把他逼上绝路。“他们也没有表示要谈。”

                  人们对陆群与长沙县“叫板”的前?#23433;?#19981;乐观。一些人相信,陆群最多不会受到单位和领导的惩戒,人身安全不至于受?#35282;?#23475;,至于他为民工讨公道以及他个人在官场发展的前景,绝大多数评论都?#30452;?#35266;态度。

                  陆群特立独行的风格,往往让同僚和领导吃不消。尽管他声称?#20004;?#36824;没有哪个领导要求他“闭嘴”,但这并不表示领导们鼓励他的类似行为。在很多同僚眼中,一个为了民工而藐视人情关系、不顾党委政府形象的“?#26376;?#23448;员是一个真正的“麻烦制造者”。

                  陆群说,他很清楚,官员需要谨言慎行,官场也更能接受谨言慎行的人,在微博上?#31561;?#36947;四,很容易被打入另册。“我这种人被有些人看成‘不讲政治’,但这是他眼中的‘不讲政治’,?#26131;?#24049;认为我是一个很讲政治的人。”

                  陆群认为,以他对领导的了解,事情对工作不会有什么影响。“体制内的力量加体制外的监督都没有带来一个说法,这是一个遗憾。但我并没有失去信心。这个体制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是通过自我修复、提高效率,最终还是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事到如今,陆群承认,当时?#20826;觥霸敢?#36766;职以谢天下”的话确实有点激动,但他并不后悔,“一个人一生说这样一句话的机会不是很多。更何况我也不是?#38590;?#26469;潮,我的底气来自亲自调查、广泛咨询。”

                  陆群说,这半年来长沙县委、长沙县公安局没有和他有过正面的接触。这表明,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长沙县委的主要领导都是“麻木不?#30465;?#30340;,“首先是对老百姓漠不关心、麻木不仁;其次是对影响地?#21483;?#35937;的舆论事件麻木不?#30465;!?/p>

                  长沙县委书记杨?#21442;?#30340;态度依然是“具体态度还要?#35748;?#20851;部门的正式声明”。南方周末记者多次拨打杨书记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发送请求采访的短信?#21442;?#24471;到回应。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时时彩平刷绝不连挂
                <th id="tnxtn"></th>

                              <th id="tnxtn"></th>